5068教学资源网 > 儿童娱乐 > 儿童故事 > 中国民间故事 >

民间故事之蟒蛇和三姐妹的故事

2018-09-19 12:13:00
|永亮

  很久以前,西山坬有个老妈妈。她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山秀,二女儿叫水秀,三女儿叫锦绣。三个女儿都很漂美丽,并且模样儿相像。不过在她们生活中会遇到什么事情呢?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蟒蛇和三姐妹

  很久以前,西山坬有个老妈妈。她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山秀,二女儿叫水秀,三女儿叫锦绣。三个女儿都很漂美丽,并且模样儿相像,除了老妈妈以外,三个姑娘站在一起,很难分清那个是山秀,那个是水秀,那个是锦绣。母女四人相依为命,靠种田打柴度日。

  有一天,老妈妈领着三个女儿上山去砍柴。天快黑了,老妈妈和三姑娘每人砍了结结实实一大捆。而大姑娘才砍了半捆捆,二姑娘只砍了一大把。娘儿四个背着柴捆往回走。当她们走到两面是深沟悬崖、中间只有一条崎岖小道的东山嘴时,不知哪来一条大蟒,盘在前面荆棘丛生的山路上,挡住了母女四人的去路。

  这条大蟒有五六丈长,足有一口大缸那么粗,抬着头,口里喷着火焰,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母女四人吓得大叫一声,山秀水秀丢了柴,抛了娘,掉头就往山上跑,娘吓得瘫软在那里,锦绣心里也很害怕,但她一步也没有离开娘,用身体护着老人家,手里握着镰刀,准备万不得已就和大蟒硬拼。

  那条大蟒两眼盯住了她们母女,张开血盆大口,正要把她们吸进肚里。但一看见锦绣手里的镰刀,又犹豫了一下,它害怕镰刀进肚后划破自己的肚子。

  锦绣拉着妈妈,一步步向后退去,可山后又传来了吓人的叫声。两个姐姐又吓得跑回来。母女四人后有猛兽前有毒蛇。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老妈妈凑着三个颤作一团的女儿。绝望地喊道:“谁能救了我们母女性命,让我们平安回家,是女的,我愿结为姊妹,让三个女儿将她养老送终;是男的,我愿送个女儿与他为妾。”话音刚落,草丛里钻出一条小白蛇,开口说道:“老人家,不要害怕我来救你们母女。”说罢,它就箭一般地向那条喷着火舌的大蟒迎去。口里说道:“畜生,怎敢伤人,看我来收拾你。”大蟒恶狠狠地说:“你我同族,小小年纪,敢来和我较量,看我吞了你。”说罢,大口一张,把小白蛇吸到肚里去了。母女四人见此情景,吓得晕过去了。

  奇怪,只见那条大蟒忽然在地上直打滚,一会儿又躺着不动了。过了一会儿,又掉转头,朝另一个方向爬去,爬远了,就停在乱草丛中,硬僵僵地再也不动了。

  当吓昏了的母女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小白蛇不知从那寻来的灵芝仙草,正往她们嘴里喂呢。四人无限感激,老妈妈急忙向他谢过救命之恩。并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小白蛇说:“我叫蛇郎,就住在离这儿一百八十里外的玉皇山。”

  当母亲向小白蛇千恩万谢时,大女儿却暗自庆幸自己命大,没有被蟒吞掉。掏出手帕不住地擦刚才吓出来的冷汗。

  二姑娘觉得还是自己福气,要不哪来这条小白蛇。想到这里,就无聊地扔路边的胡基。

  三姑娘锦绣却和两个姐姐不同,她心里特别感激小白蛇。看见小白蛇为了她们连生命都不顾,真是见义勇为,舍己救人那!但她心里有个疑团,就开口问道:“恩人,我们明明看见你被大蟒吃了,你又是怎样活过来的?那条大蟒呢?”

  小白蛇说:“姑娘,我有移魂法,等它吞下我的时候,我就把他的五脏六腑统统咬烂。这样,他马上就死了。然后我把魂儿移到他身上,死蟒就在我的指挥下向那边爬去。你们看,就在那儿,等我钻出他的躯体的时候,它就直挺挺地死在那儿了。”

  三姑娘听了,觉得小白蛇真有本事。今天,妈妈和自己三姐妹能活过来,多亏了这条小白蛇那!

  这时,后山传来了几声狼嚎。小白蛇就叫她们赶快回家,自己留下来,准备抵挡追来的野兽。母女四人就匆匆地沿着归路回家去了。走远了,母女忽然听见小白蛇喊道:“老妈妈,别忘了送个姑娘给我当媳妇呀!”

  七天后,蛇郎请蜜蜂来说媒,叫问问那个姑娘愿意给他做妻子,他就迎娶那个姑娘成亲。

  蜜蜂来到老妈妈家里,给她说明了来意。老妈妈说:“我们去问问她们吧,谁愿意就叫谁去!”

  老妈妈和蜜蜂来到屋里。看见大姑娘正在擀面。蜜蜂说:“山秀姑娘,蛇郎叫我来问你,愿不愿意给他当妻子?”

  山秀听了摇摇头,说:“我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能够做蛇的妻子,你去告诉他,我不愿意。”她越说越觉得有气,说完一擀杖把蜜蜂打到案底下去了。

  老妈妈说:“山秀,你不记得妈妈当日亲口的话了吗?”山秀说:“他救的又不是我一个人,我记他干啥,叫二妹当去!”

  老妈妈没有办法,就和蜜蜂来到窑里问二姑娘。二姑娘水秀正懒得躺在炕上睡大觉。蜜蜂说:“水秀姑娘,蛇郎叫我来问你,愿不愿意当他的妻子?”

  水秀打了个呵欠,忽然坐起来,摆摆手,态度更加蛮狠。说:“你回去告诉那条不知高低的小蛇,我是个水灵灵的姑娘,是个堂堂正正的女人,我怎么能给他做妻子?你告诉他,叫他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说罢,随手抓起扫帚把蜜蜂打得钻进炕洞里去了。

  老妈妈说:“水秀啊,你怎么忘记了妈妈当初亲口许下的话?难道你愿忘恩负义吗?”

  水秀说:“谁说我忘记了?他救得又不是我一个人。再说,嫁到他家,要自作自吃,还要伺候那条什么也不会做的蛇,真把人臊死了,我不去,叫三丫头当去。”

  老妈妈没有办法,又和头翅都受伤的蜜蜂来到房里问三姑娘。三姑娘锦绣正在缝补衣裳。她看见眼泪巴巴的妈妈和遍体鳞伤的蜜蜂来到自己的房里,就急忙放下手里的针线,又搬来凳子叫妈妈和蜜蜂坐下,然后很有礼貌地问:“妈妈,你和蜜蜂妹妹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蜜蜂说:“锦绣姑娘,蛇郎叫我来问你们姐妹,谁愿意给他做妻子他就娶谁。我问你大姐,你大姐不愿意;问你二姐,你二姐不当;你到底愿不愿意给蛇郎做妻子呢?”

  老妈妈也说:“问你大姐时,你大姐叫你二姐去;问你二姐时,你二姐又叫你去。她们两个都只顾自己,还说蛇郎救得又不是她一个人。你说你们姊妹都不愿意去,蛇郎明天来问我,叫我怎么对他说?”

  锦绣听了,低下头半天没言语。她心里一直想着:“人,怎么能给蛇做妻子呢?”一抬头看见妈妈正眼泪巴巴地望着自己。好像说:“好女儿,你就去吧。”她又想:“我们都不去,叫妈妈怎么向蛇郎交代?”

  当日危急的时候,她亲口给人家许下的呀!再说,蛇郎也有救命之恩啊!为了不失信人家,为了报答蛇郎救命之恩,我宁愿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也不能知恩不报,忘恩负义呀,更不能叫蛇郎难为妈。想到这里,她满面泪水,抬头望着蜂和妈。

  蜜蜂说:“锦绣姑娘,你愿不愿意?”

  妈说:“好女儿,为了妈,你就去吧!”

  锦绣含泪点点头。说:“妈妈,蜂妹妹,我愿意……”

  出嫁那天,鹿爹爹和蜂妹妹,还有四个白蛇姑娘前来迎亲。锦绣说:“妈妈,女儿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害怕。”

  妈妈说:“女儿把胆放大些”。并叫大姐去送,大姐不去;又叫二姐去送,二姐也不去。她自己亲自想去送,山高路远走不动。

  临行时,三姑娘拿着一把油菜籽,哽咽着对娘说:“妈妈啊,我一路走来一路撒。油菜花籽撒满坡,女儿此去多寂寞,油菜开花来看我。”说罢泪如雨水。

  翻过了七七四十九条梁,淌过了七七四十九条渠,足足走了一百八十里,终于来到了玉皇山。山上绿草成茵,古柏参天,野花遍地,鸟语花香。进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山洞,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绿荫里露出一座庄院,红墙绿檐,锦门玉窗,琉璃盖顶,金砖铺地。好一处富丽堂皇、飘逸的仙境。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穿着白衣白鞋,戴着白帽,鬓边扎着一朵大白英雄结,迎了出来。他身后又跟着四个穿着红褂褂,扎着红头绳的白蛇姑娘。

  白衣少年向锦秀微微一笑,自称是蛇郎的表兄,把她领进了金碧辉煌的屋子。屋子里布置的雅洁美观,比神仙还布置的漂亮。四个蛇姑娘就连忙搬凳,端茶。忙得不亦乐乎。白衣少年对锦秀说:“三姑娘,蛇郎叫你打开那只大红箱子,赶快把新嫁妆穿戴起来。”说着,把钥匙交给了她。

  锦秀顺从地打开箱子,看见里边摆着金光闪闪的衣裳,有带花的大红绸袄,粉红色的丝绸衬衣,彩虹一样美丽的护裙,仙女才有的头巾,珍珠镶的耳环,绣着花朵的大红鞋……

  白衣少年和蛇姑娘帮她一件一件穿戴起来,真是不多不少,不大不小,就像头等的裁缝,专门照着她的身材做的。

  锦秀穿戴好了,屋子四面的金壁,映照出她美丽苗条的身段,自己喜欢,白衣少年也高兴。当她对镜梳妆的时候,在镜子里看见白衣少年动情地站在身后,她忽然觉得很害羞,心里一阵甜蜜。她想,要是有这么个漂亮英俊的小伙子,做自己的丈夫该多好啊!可是,自己的丈夫却是条可怕的又细又矮的蛇,她觉得她的命太苦了,尽管打扮的跟仙女一样。可是总觉得像却少了点什么最珍贵的东西,心里感到是那样的空虚。想到这里,心里一阵难过,脸上又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来参加婚礼的人很多,有燕子姑娘,喜鹊姐姐,羚羊哥哥,蚯蚓弟弟,鹿爹爹,鹤奶奶,啄木鸟表嫂,兔子表弟,大媒人蜜蜂妹妹,还有蛇子蛇孙一大群,乱嚷嚷地钻来钻去。有的爬在桌腿上,有的盘到房柱上,有的躲在箱角里,有的在门槛上……新房里闹的很起劲。可是奇怪,只见新娘,不见新郎。大家叫蜜蜂去请,蜜蜂回来诡秘的说:“新郎感到自己矮小难看,害怕伤害了锦秀姑娘的体面,躲在墙洞里不愿出来。他叫他的白衣少年代替新郎,等客人走散,他才肯露面。”众人没法,只得照蛇郎说的,推白衣少年代替新郎。

  锦秀听了连连叫苦,觉得蛇郎多么体谅自己,但这种做法确实不对啊!没办法,她只得那样做。当他们两人站在一起向客人鞠躬时,真像天生的一对儿。在敬酒时,客人们一致要求新郎和新娘对唱山歌,不唱他们都不肯喝酒。“新郎”憨厚地笑了笑,就对着新娘唱起来:“西山坬里牡丹花,忍辱含羞出了嫁,凤凰飞到了鸡窝里,难得三妹到蛇家。”唱完,客人们拍手称好,锦秀的脸孔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众人又要求她唱。她羞涩的低着头,不肯唱,后来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刚要开口,抬头看见了炕上两床绣花红被和一对绣着“鸳鸯戏水”、“观音送子”的枕头。想到了自己的实际处境,心里不觉暗暗忧伤。她低下头,温柔凄婉地唱道:“那日救命恩不忘,人疼妻俺疼郎。自知此生多清苦,小妹甘愿受凄凉。”一唱完,客人为她的纯真和不幸深深感动,欢乐的气氛顿时减了不少。大家一下子都很可怜她,可还有不懂事的“弟妹”,硬逼着她再唱一支。她再也不唱了,用手帕偷偷地抹去了腮边的泪水。

  还是啄木鸟表嫂心细,看到了这般情景,就猜着了锦秀姑娘的心事,她向在一旁偷偷笑的蜜蜂做了调查,就叫大家不要再闹了,对锦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锦秀姑娘,在这样欢乐的日子里,你为什么伤心呢?是不是喜欢这个代理新郎?”

  锦秀急忙分辨说:“啄木鸟表嫂,咋能这样说呢?我的丈夫是蛇郎,他有恩于我,哪怕海枯石烂,我也不变心,怎能够又喜欢别人呢?但不知为什么,我只觉得心里空虚的厉害”。

  啄木鸟听了神秘地说:“你知道白衣少年是谁吗?他就是你的蛇郎!”

  锦秀睁大又惊又喜的眼睛,问道:“啄木鸟表嫂,真的是他吗!”随即又低下头,自言自语地说:“蛇,怎么能变成人呢?不会的、不会的……”

  啄木鸟哈哈大笑,回过头来,大声对白衣少年说:“蛇郎表弟,再不要折磨锦秀姑娘了,还不赶快给她赔礼道歉”。

  白衣少年兴奋地走上前,双手拉着温柔可爱的妻子说:“锦秀妹妹,我就是蛇郎”。说着,双手把那片蛇皮接给她。

  锦秀捧着蛇皮,看着眼前站着的白衣少年,流着喜悦的泪珠说:“真的是你吗,蛇郎?可是你为什么要披上这片皮,难道是对待自己妻子的道理吗?”

  蛇郎温存地说:“锦秀妹妹,你别生气,我是这里的蛇仙,已经修炼了三百多年,这张蛇皮,我披上它,一来是想试试你们姐妹的心底,二是它是我的灵魂和法宝,离了它,我就不能生存,也没有那样高的武艺。”

  锦秀用衣袖拭去了腮边的喜泪,双手交还了蛇皮,她又惊又喜,只觉得幸福的暖流流遍了全身。激动得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了,一下子扑在了蛇郎的怀里……

  从此,小夫妻俩相亲相爱,乐乐和和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

  麻袋夫妻

  从前,在陕西翠华山下的一个村子里,住着一个穷苦的年轻人,叫周全。他辛苦了好几年,才攒下了五两银子。娶媳妇怎么也要二十两银子,因此媒人从没进过他家门。

  一天,周全背了一捆柴,到西安城去卖。经过一个大院门口,看到一队男人正在排队,他凑近后看到一幅字迹潦草的告示:"每袋一妇人,每人四两银。验视不允许,反悔也不准。"

  周全拦住一个老头问怎么回事,老头低声告诉周全:"陕西提督叛变了。为了筹打仗的银子,抢来的妇女不论老少美丑,嘴里一概塞上布条,用麻袋一套,麻绳一捆,在军营里出售,谁买走就是谁家的人。"

  周全一听,不卖柴了,跑回家一趟,把自己攒的五两银子拿了出来,排在了队伍后头。

  不一会儿,轮到周全,他递给把总四两银子,把总掂了掂分量,一边记账一边招呼:"拿人!"边上的军士即刻进门,不一会儿提出一个麻袋扔在了周全眼前,周全想赶紧解开看看,被把总看见了,呵斥道:"哎哎,别在这里碍事,背回去之后慢慢看。下一位!"

  周全背著麻袋走了一段路,忍不住解开了麻袋放出了人,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泪花闪闪好比梨花带雨。

  周全有些后悔,他不禁动了恻隐之心,说:"你家是哪里的?我送你回去吧?"

  姑娘说她叫桂花,家里人被叛军杀光了,她无处可去,愿跟周全回家。周全想想这兵荒马乱的,就带她回了村里。过了一段时间,桂花看周全勤劳朴实,就嫁给了他。

  话说村里有个财主叫张大,媳妇姓黄,样貌丑陋,还是大醋缸,张大背后叫她"黄脸婆".张大看周全新娶的媳妇那么漂亮,心里嫉妒坏了,想把桂花夺过来据为己有。张大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一个好主意来。

  张大悄悄地进了一趟城,又上了一趟翠华山。回来才一天,突然来了几个士兵,闯进张大家,将黄脸婆用麻袋一罩,扛走了。没多久,山上跑来一股土匪,不抢钱不抢粮,跑到村里用麻袋套走了周全。

  原来,张大悄悄进城一趟,向叛军的一个军官送了点儿银子,让他带士兵专门跑一趟,把黄脸婆抓走卖掉;张大上山呢,是去找翠华山上的土匪李癞子。李癞子做买卖人口的勾当,现在张大把银子送上门,李癞子二话不说,安排了人,把周全抢走了。

  张大假意哭了一阵,其实心里高兴坏了,现在可以下手了。

  谁知,桂花抵死不从,手持剪刀要拼命。张大百般纠缠就是不能得手,他骂道:"晦气,离开你桂花,张大我就找不到漂亮姑娘了?我也进城买去,还要多买几个!"

  张大立马备了银子,进城去买媳妇。他进了城,在军营门口把四十两银子递给把总,又悄悄从怀里拿出五两银子,塞到把总手里,嘴里悄声说:"大人,小人想买几个丫鬟回家干粗活,您行个方便,让我进军营自己挑一下。"

  把总将银子揣到自己兜里,呵呵一笑,说:"可以,但规矩不能破,你只能隔着麻袋摸着挑。"

  张大连声道谢:"足够了。"

  张大进了营门,放眼看去全是蠕动的麻袋,他伸手摸了一个又一个,专挑摸起来是三寸金莲、杨柳细腰的女人,连挑了十个袋子,让军士帮忙扛到营外的马车上。之后,张大哼着小曲回家了。

  到了家,张大赶紧拆开麻袋迎接自己的十房小媳妇,结果打开一个麻袋,出来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再打开一个麻袋,又出来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连续打开九个麻袋,全部是七八十岁的老太太。张大傻眼了,跪在地上念叨说:"老祖宗啊,赐我一个年轻媳妇吧!"

  说完,张大打开了最后一个麻袋,这次果然年轻,但仔细一看,张大脸都绿了,原来是他媳妇黄脸婆钻出来了。

  黄脸婆一巴掌拍到张大脸上,骂道:"买这么多女人想干吗?"

  张大捂着脸,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不为了让她们伺候你嘛!"

  正说着话,翠华山的土匪闯进了家门,直接用麻袋套住张大拉走了,还把张大家席卷一空。

  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来,李癞子这几天一直在琢磨,这张大富得流油,干脆直接绑他上山,顺便还能在他家里捞一票,于是,就派人把张大抓走了。黄脸婆看看家里东西所剩无几,瘫在地上大哭起来,哭了一阵,张大买回来的九个老太太也跑了。

  黄脸婆听说周全也被李癞子抢上了山,就去找桂花商量。进了桂花家,桂花正准备一个人上山呢,她砸锅卖铁换了银子,准备找李癞子讨要周全。

  桂花对黄脸婆说:"不如咱们一起上山,把人赎回来!"

  黄脸婆立马奔回家,取了银子,两个妇人一起上了山。李癞子见两个婆娘带着银子来赎人,故意刁难道:"我给你们每人一次机会,如果挑对了,人随你走;如果挑错了,你们留在山上配我的喽啰,怎样?"

  桂花她们救人心切,点头同意。先是桂花挑,她在一堆麻袋跟前,逐个捏了捏,没几下就选中一个麻袋,打开一看,正是周全。李癞子看不明白,问怎么回事。桂花说:"周全腰间一直别着一把龙虎纹饰的菱形铜镜,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我隔着麻袋皮也能摸出来。"

  接着轮到黄脸婆挑了,她摸来摸去,摸了半天,摸出一个人来,打开一看,果然是张大。

  李癞子服了,放他们下了山。

  张大在路上哭着问:"老婆,你是怎么摸出我来的?"

  黄脸婆感叹地说:"还别说,一开始我真没底儿,等把所有人都摸了一遍,我心里有数了。这帮人全都骨瘦如柴,就你长得最胖!我想应该就是你,跑不了。"

  张大回到家里,没了银子也没了粮食,经这么折腾了一回,过上了穷苦的生活。

  那边,周全和桂花相互救过对方一回,感情更深了,两人全心全意过日子,日子慢慢红火起来。

民间故事之蟒蛇和三姐妹的故事

很久以前,西山坬有个老妈妈。她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山秀,二女儿叫水秀,三女儿叫锦绣。三个女儿都很漂美丽,并且模样儿相像。不过在她们生活中会遇到什么事情呢?下面我们一
推荐度:
点击下载文档
|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

点击加载更多
99
c
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