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奥德修斯的故事 奥德修斯向忠实的牧人表明身份

恒锐 2018-11-28 11:53:53
字体调整:

  奥德修斯,希腊神话传说中的人物。罗马神话传说中称之为尤利西斯或尤利克塞斯。是希腊西部伊塔卡岛之王,曾参加特洛伊战争。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希腊神话故事-奥德修斯的故事 奥德修斯向忠实的牧人表明身份。

  奥德修斯的故事 奥德修斯向忠实的牧人表明身份

  牧牛人和牧猪人走了出去,奥德修斯紧跟在他们后面。等到他们走出宫殿大门和前院时,奥德修斯赶上他们,轻轻地对他们说:“朋友们,如果我没有看错,并可以信赖你们的话,我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情。否则,我宁愿沉默。首先我问你们,如果神衹突然让奥德修斯从外地归来,你们将站在哪一边?是站在求婚人一边,还是站在奥德修斯一边?你们大胆地说心里话吧!”

  昂牵奥林匹斯圣山上的宙斯哟,”牧牛人大声说,如果神衹能够实现这个愿望,让他归来,你将会看到我要为他战斗!”牧猪人欧迈俄斯也向神衹祈祷,让奥德修斯平安回来,以此作为对外乡人提问的回答。

  奥德修斯看到他们对自己的忠诚,便说:“那么,请你们听着:我就是奥德修斯!经过二十年,吃尽了辛苦,我回到故乡了。我发现,在成群的仆人中只有你们两人是忠诚的。因此,等我制服求婚人以后,我将给你们重赏!让你们每人有一个妻子,一块土地,在我宫殿附近给你们造一所房屋。将来,忒勒玛科斯会像亲兄弟一样看待你们。为了向你们证实我说的是真话,我给你们露出我腿上的伤疤,那是我以前围猎时被野猪咬伤的。”说着,他撩起破烂的衣服,露出了那块大伤疤。

  两个牧人激动得哭了起来。他们伸手拥抱主人,吻着他的两肩和面颊。奥德修斯也吻着两个忠诚的仆人,然后叮嘱他们说:“亲爱的朋友,千万要小心,不能让宫中的人知道我在这里!我们必须一个个地走回去。今天,求婚人一定不会同意我参加比赛的。而你,欧迈俄斯,大胆地把硬弓递到我手里。同时,吩咐女仆们把内廷的大门拴住。不管她们听到大厅里有喧闹声还是呻吟声,都不准进来。而你,忠诚的菲罗提俄斯,则把守宫殿的大门,将门闩好,用绳子捆紧。”

  吩咐完毕,奥德修斯走回大厅。一会儿,牧人也跟着进来了。欧律玛科斯正把弓放在火上烘烤,想使它松软。可是,他仍然拉不开弓。欧律玛科斯十分沮丧,叹息着说:“其实,不能得到珀涅罗珀也无所谓,伊塔刻和其它地方有的是希腊女人。令人难堪的是,我们比起奥德修斯来差多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嘲笑我们的!”

  安提诺俄斯斥责他的朋友说:“欧律玛科斯,别这样说。今天是阿波罗的节日,在节日是不宜张弓搭箭进行比赛的。让我们推迟比赛,先去喝酒吧。把斧子都留在这里,我们明天再来比赛。”

  这时奥德修斯走上一步,面对求婚人说:“你们今天休息也好,明天也许会遇上好运,阿波罗也许会保佑你们取得胜利。同时我请求你们也让我试试,看看我的可怜的身体里是否还有一点力量。”

  巴庀缛耍”安提诺俄斯叫起来,“你是疯了,还是醉糊涂了?你也想参加比赛?”

  珀涅罗珀打断了他的话,温和而平静地说:“安提诺俄斯,你也太过分了,排斥陌生人参加比赛是不公平的!难道你们担心乞丐会张弓射中,并要求我作他的妻子吗?我不相信他会这样想。你们不必这样担心。”

  巴鹾螅我们并不担心,”欧律玛科斯回答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说希腊人会说闲话,他们会说那些求婚人都是废物,没有一个能够拉开奥德修斯的硬弓,得不到王后珀涅罗珀,最后,倒被一个来自异乡的乞丐毫不费力地拉起硬弓,射中了十二把斧头的小孔。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时,忒勒玛科斯对他母亲说:“母亲,这张弓给还是不给,宫中除了我,谁也不能作主。谁也不能阻止我把弓箭交给谁,我现在就把它交给这个外乡人。至于你,母亲,最好进内廷去。射箭是男子的事。”珀涅罗珀听到儿子的话非常惊讶,但她还是顺从地退了进去。

  牧猪人把弓拿到手里,求婚人愤怒地叫骂起来。他把弓递给乞丐,同时吩咐老女仆,将女仆都关在内廷。菲罗提俄斯则奔到前廷,小心地闩上大门。

  奥德修斯仔细地检查这把熟悉的硬弓,他要看看它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是不是被虫蛀了,或有别的损坏。求婚人用手肘推推身边的人,悄悄地说:“看他的样子,好像懂得拉弓搭箭似的!”

  奥德修斯轻轻地拉了一下弓弦,试试它的张力。弓弦发出一种清脆的响声。求婚人听到这声音都吓得脸都变了色。宙斯在天上发出雷鸣,作为一种吉兆。这时,奥德修斯取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并拉开弓弦,用右眼瞄着,最后沉着地射去。飞箭从第一把斧子的小孔穿进,从最后一把斧子的小孔中飞出。然后,他不动声色地说:“忒勒玛科斯,你接待的外乡人总算没有使你丢脸!看来,我的力量还像当年一样。现在到了给这些阿开亚人开晚餐的时候了。趁天还未黑时,开晚餐吧。我们还可以弹琴歌唱,为宾客娱乐!”

  这是他跟忒勒玛科斯事先约定的暗语。忒勒玛科斯立即佩剑执矛,穿着一身铠甲奔到父亲的面前。

  这时,奥德修斯捋起破衣袖,手中握着硬弓和装满箭矢的箭袋,站到高高的门槛上。他把箭里的箭都倒在脚边,向求婚人大声地说:“第一轮比赛已经结束,现在进行第二轮比赛吧。这次由我选择目标!”说着他拉起弓,搭上箭,瞄准正在举杯喝酒的安提诺俄斯射去,正中他的咽喉,箭头从颈后穿出。他口鼻喷血,酒杯也从手上滑落。他倒下时,把桌子撞翻了,菜肴和杯盘都洒在地上。求婚人见他倒下了,都从椅子上跳起来,奔到墙边找武器,可是矛和盾都不见了。于是他们破口大骂:“该死的外乡人,你为什么瞄准我们射击!”他们这样说,是以为陌生人偶然射中了安提诺俄斯。他们不知道他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命运。奥德修斯对他们声震如雷地吼道:“你们这些畜生,你们以为我永远不会从特洛伊回来了!你们挥霍我的财产,诱骗我的女仆,并在我活着时就来向我的妻子求婚。你们在神衹和凡人面前都不感到羞耻!现在你们的末日已经到了!”

  求婚人听了大惊失色,各自寻找逃跑的路。只有求婚人欧律玛科斯强作镇定地说:“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那么你就有权利向我们发怒,因为我们在你的宫中,在你的国内,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可是,应该承担责任的罪魁已经死在你的箭下了。安提诺俄斯唆使我们干了这些事,他其实并不是真心向你的妻子求婚。他是想当伊塔刻的国王,计划谋害你的儿子。他现在受到了应得的惩罚。我们是你的同族兄弟,请宽恕我们。请你息怒!我们每人都给你补偿二十头肥牛,并送给你所要的黄金和青铜,以求你的谅解!”

  安唬∨仿陕昕扑梗”奥德修斯严厉地回答说,“即使你们把所继承的遗产全部给我,我也不会甘休。我要你们以死来抵偿你们的罪孽,任何人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求婚人吓得心惊胆战,瑟瑟发抖。欧律玛科斯又回过头来对朋友们说:“这个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拔出剑来,用桌子挡住他的箭。我们必须制服他,把他推下门槛,然后我们去请朋友来援助我们。”说着,他抽出宝剑。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冲上去,飞箭已射穿了他的胸部,利剑从他手中落到地上。欧律玛科斯痛苦地在地上翻滚,用头撞着地面,不一会儿便死了。现在安菲诺摩斯挥剑向奥德修斯扑去,企图夺路而逃。忒勒玛科斯持矛向他掷去,正中他的后背,他扑倒在地。忒勒玛科斯拔出长矛,站到门槛上,与他的父亲站在一起,并给父亲递上一面盾牌,两根矛和一顶铜盔。忒勒玛科斯又急忙奔进武器库,取来四块盾牌,四顶铜盔,八根矛,四顶有马鬃盔饰的头盔。他和两个忠诚的牧人都武装起来。他们把第四套盔甲交给奥德修斯。于是,四个人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奥德修斯箭无虚发,求婚人一个个死在他的箭下。箭射完了,他把硬弓靠在门框上,用盾挡住身体,戴上头盔,盔饰可怕地颤动着。他握着两根粗大的长矛,四下观察着。在大厅里有一扇边门,通向内廷的过道。门很小,只容一个人通过。奥德修斯曾吩咐牧猪人欧迈俄斯看守这门,但欧迈俄斯跑去武装自己时,求婚人阿革拉俄斯看到门口无人,便对同伴们喊道:“朋友们,我们快从边门进城搬救兵。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把这个人消灭!”

  但站在一边的牧羊人墨兰透斯说:“边门很小,过道很窄,每次只能通过一人。他们四个人中只要有一个站在前面,就能把我们全杀掉。还是让我一个人悄悄地钻出去,从他武器库里把武器搬来。”说着他就这样做了。不久,他搬来十二面盾牌、十二顶头盔和十二支长矛。奥德修斯突然看到对手们武装起来,吃了一惊,回头对忒勒玛科斯说:“这一定是不忠实的女仆或者是牧羊人干的事!”

  鞍ⅲ父亲,恐怕这是我的过失,”忒勒玛科斯回答说,“刚才我忙着取武器,匆忙中忘记关门。”牧猪人听到这话,急忙朝武器库奔去,准备关门。他从开着的门里看到牧羊人正在里面拿武器,便赶紧回来报告。“我是把他抓住,还是把他杀了?”他问主人。

  澳阃牧牛人一起去,把他抓住,把他的双手和双脚反绑起来,吊在库房中间的梁柱上。然后把门关上,立刻回来。”

  两个牧人遵命而去。他们悄悄地走近牧羊人,把他抓住,按在地上,用绳子把他的手脚反捆起来,再把一根长绳套在屋顶的钩子上,捆住他的身体,然后将他拉了上去,吊在横梁边。随后,牧猪人和牧牛人关上门,仍然回到奥德修斯的身边。

  这时,又有第五个人来参战。这是变为门托尔的雅典娜,奥德修斯认出了女神。求婚人看到这新来参战的人,非常愤怒。阿革拉俄斯怒冲冲地吼道:“门托尔,我警告你,不要上奥德修斯的当,来跟我们作对。否则,我们杀了你,烧掉你的房子!”雅典娜听了很生气,鼓动奥德修斯勇敢地对付求婚人。她说:“你好像不如在特洛伊战争中那样勇敢了。你用计谋征服了这座城市,可是现在,捍卫你的宫殿和财产时,你怎么迟疑不前呢?”她用这些话激励奥德修斯,是因为她不想直接参加作战。说完话,她突然像只鸟儿一样飞上去,停在满是烟灰的横梁上。“门托尔走掉了,”阿革拉俄斯对朋友们说,“现在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让我们好好地想个对付他们的办法。你们不要把长矛同时掷出去,先掷六根,集中瞄准奥德修斯!如果他倒下去,其他人便容易对付了!”可是,雅典娜却让他们的长矛掷偏了。一根中在门柱上,另一根砸在门板上,其他的则掷在墙上。

  奥德修斯对他的同伴们大声喊道:“注意瞄准!”四个人一起把长矛掷出去,没有一根偏离目标。求婚人看到他们的同伴纷纷倒下,都退避到大厅的角落里。不一会,他们又大胆地从角落里冲了出来,从死者身上拔出长矛,继续投矛,但大部分没有掷中。只有安菲诺摩斯的矛擦伤了忒勒玛科斯的手背;克忒西波斯的矛在牧猪人的肩膀上划了一道口子。但他们两人反被忒勒玛科斯和牧猪人用长矛掷中,倒地身亡。

  奥德修斯和他的朋友们从门槛上跳下来,向求婚人大肆冲杀。勒伊俄得斯跪在奥德修斯的脚下,抱住他的双膝,苦苦哀求:“可怜我吧!我没有对你家做过坏事,我一直劝阻他们,可是他们不听我的!我所做的只是举行灌礼,难道这也有罪吗?”

  叭绻你为他们举行灌礼,”奥德修斯严厉地说,“那么你至少为他们的幸福作过祈祷!”说着,他挥剑砍下了勒伊俄得斯的头。

  歌手菲弥俄斯吓得面如土色,惊慌失措,不知道该从边门穿出去逃命呢,还是该抱住奥德修斯的双膝求他饶命。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后者,将竖琴放在地上,跪在奥德修斯的面前。“请饶恕我吧!”菲弥俄斯呼叫着,“如果你杀死一个用歌声娱乐神衹和凡人的歌手,你会后悔的。我可以歌颂神衹,也可以歌颂你。你的儿子可以为我作证,是他们强迫我来唱歌的!”奥德修斯举起宝剑,不过他还在犹豫。这时忒勒玛科斯向他跑来,大声说:“父亲,请住手!别伤害歌手。他是无辜的。另外,如果使者墨冬还没有被杀死的话,我们也应该饶恕他。他照顾我如同自己的孩子,对我们是很和善的。”这时墨冬正裹着一张生牛皮躲在椅子下。他听到有人为他求情,连忙钻出来,跪在忒勒玛科斯的面前。看到这样子,奥德修斯也不禁笑起来,他说:“歌手和使者,你们两人不用害怕了,忒勒玛科斯已救了你们。出去告诉外面的人,忠心的人有好报,不忠的人该杀头。”两个人连忙逃出大厅,到了前廷,四脚仍然颤抖,只得坐了下来。

  奥德修斯看看四周,已经看不到一个活着的敌人了。他们都横七竖八地躺满一地,就像渔夫从网里倒出来的鱼一样。奥德修斯吩咐他的儿子把老乳妈叫来。她进了大厅,看到主人站在尸体中间满身血污,两眼射出凶狠的目光,像一头可怕的狮子一样,他的威严使她高兴得几乎哭起来。“你应当欢喜,”奥德修斯对她说,“但不要欢呼。凡人在死人面前是不能欢呼的!要他们死亡,这是神衹的决定。好吧,现在请你把宫中女仆们的情况告诉我,哪些人是不忠的,哪些人是忠诚的。”“宫中共有五十个女仆,”欧律克勒阿回答说,“她们中有十二人背叛了你,既不听我的吩咐,也不听珀涅罗珀的吩咐。国王,现在让我叫醒熟睡的女主人,把这好消息告诉她吧!”“暂时别去惊动她,”奥德修斯说,“快去把十二个不忠不义的女仆带到这儿来。”

  欧律克勒阿照他的吩咐做了。十二个女仆颤抖着走进来。奥德修斯把儿子和两名忠诚的仆人叫来,对他们说:“让这些女仆帮你们把死者扛出去。然后命令她们用海绵擦桌椅,把大厅打扫干净。当她们做完这一切,就把她们押出去,用利剑杀死!”

  女仆们吓得尖声哭叫,挤作一团。奥德修斯逼着她们去干活。她们把死者抬出去,把桌椅擦干净,把地上的血迹清除掉,把破烂什物扫出大厅。最后,她们被两个牧人带到厨房和宫殿之间的空地上,使她们无路可逃。忒勒玛科斯说:“这批女仆实在可恶,让她们不得好死!”

  说着,他把一根粗绳子系在一排柱子上,然后用绳索套住她们的脖子,吊在粗绳上。她们挣扎了一会儿,便咽了气。最后,恶毒的牧羊人墨兰透斯也被押过来,被乱刀砍死。复仇的事这时已经完成。

  接着,奥德修斯吩咐欧律克勒阿,把碳火和硫磺放在平底锅里端进来,把大厅、内廷和前廷熏一遍。但她却先给主人送来了披风和紧身衣,对他说:“你不能再穿这身褴褛的衣服了。”奥德修斯把衣服放在一边,要她快去做刚才吩咐的事。

  欧律克勒阿把大厅和内廷熏了一遍后,又召来所有忠诚的女仆。她们流着欢乐的泪水,围着主人,亲吻他的双手,奥德修斯也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更多+希腊神话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