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神话故事-奥德修斯的故事 珀涅罗珀和求婚人

恒锐 2018-11-28 11:38:59
字体调整:

  珀涅罗珀(Penelope),是奥德修斯忠贞的妻子,出自《奥德赛》一书。其在丈夫远征特洛亚失踪后,拒绝了所有求婚者,一直等待丈夫归来,忠贞不渝。下面让小编给大家带来希腊神话故事-奥德修斯的故事 珀涅罗珀和求婚人。

  奥德修斯的故事 珀涅罗珀和求婚人

  现在,女神帕拉斯·雅典娜鼓起王后珀涅罗珀的勇气,使她决心来到求婚人的面前,激起他们内心的热望,并在丈夫和儿子忒勒玛科斯的面前证实她的坚贞和忠诚,虽然她还不知道那个乞丐是他的丈夫。

  忠心耿耿的老女仆赞成她的决定。“去吧,女儿,”她说,“站在你的儿子身旁,表明你的态度。可是你应该先沐浴更衣,涂抹香膏。”珀涅罗珀摇了摇头说:“善良的老人,别强迫我干这种事情!自从我的丈夫出发去特洛伊以后,我已经毫无兴趣打扮自己了。”

  当欧律克勒阿去叫侍女陪同王后出去时,雅典娜立即给珀涅罗珀催眠。乘她恬静入睡之际,女神把她打扮得娇美动人,然后离去。两个侍女走进屋子时,珀涅罗珀突然醒来,她揉了揉矇眬的双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大厅走去。当她悄悄地出现在大厅的门口时,她媚人的容光从罩在头上的面纱里闪现出来,求婚人看到她都不禁怦然心动,渴望得到这个美人,娶她为妻。王后却转过身子,走到儿子身旁,对他说:“忒勒玛科斯,你叫我感到奇怪。你小时候还比现在聪明一点!你为什么刚才在大厅里坐看一个外乡人和人决斗?他只是想在这里乞讨一点食物,你怎么可以听凭他受人肆意侮辱?这多丢脸啊!”

  澳盖祝”忒勒玛科斯回答说,“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这些人和我作对,没有一个人支持我。至于这个外乡人和伊洛斯的决斗,结果倒完全出乎求婚人的意料之外。但愿他们不久也像门外那个可怜虫一样,都低下脑袋,威风扫地!”忒勒玛科斯说话时声音很低,求婚人都没有听到。欧律玛科斯看见美艳动人的王后,忘乎所以地叫喊起来:“伊卡里俄斯的女儿,如果全希腊的阿开亚人都能看到你,那么明天将会有更多的求婚人上门了,因为你美丽的体态和容貌天下任何女人也比不上。”“呵,欧律玛科斯,”珀涅罗珀回答说,“自从我的丈夫和希腊人征讨特洛伊以来,我的美貌就已经消失了!如果他回来了,我的生命之花就会重新开放!现在,我只有悲哀。当他和我告别时,他握住我的手说:‘亲爱的妻子,希腊人不可能全部从特洛伊生还的。特洛伊人是骁勇善战的,我不知道是否会活着回来。因此,务必请你管理好家务,照顾好我的父母,就像你现在所做的一样。如果你的儿子长大成人,而我仍然没有回来,那么,如果你愿意,也可以重新嫁人。’他当时说了这些话,现在一切都成为现实!可怜哪,可怕的结婚日子日益逼近,我多么害怕想到这天啊,我多么盼望他能回来啊!因为这些求婚人完全不照通常的规矩办事,天下哪有这样的求婚方式?如果一个男子想娶出身名门的女子为妻,那么得按风俗,送上牛羊,赠给未婚妻珍贵的礼物,而不能随心所欲地挥霍别人的财产!”

  奥德修斯听她说出这么贤慧睿智的话来,心里很高兴。但安提诺俄斯却代表求婚人回答说:“尊贵的王后,我们每一个人都想给你送上最珍贵的礼物,并请求你接受!但我们希望你首先从我们中间先选定你的未来的丈夫,在这之前,我们决不回去。”求婚人纷纷点头,赞同他的意见。即刻他们派仆人回去,不久,他们就捧来了大量的礼物。安提诺俄斯献给她一件美丽的彩服,上面钉着十二排金钮扣和漂亮的玲珑剔透的金钩。欧律玛科斯送给他一串金链串着的宝石项链,像太阳一样璀灿。欧律达玛斯捧出一副嵌着三颗珍珠的耳环。珀珊德洛斯送给她一副精致的坠子。其他的求婚人也送给她珍贵的礼品。侍女们收下了这些礼物,珀涅罗珀款款地离开了大厅,回到内廷。

  求婚人放肆地欢宴直到黄昏。天渐渐黑了下来,女佣们在厅堂里摆了三个火盆,里面放了松木,点燃后供照明用。奥德修斯看到他们正在煽火,凑过去对她们说:“女佣们,你们应该上楼去陪伴仁慈的王后。大厅里点火照明的事交给我来办吧

  即使求婚人欢宴到天明,我也不会累倒的!”

  女佣们相互看了一眼,高声笑了起来。最后,一个漂亮而年轻的女仆梅兰托嘲弄地说:“可怜的乞丐啊,你不去找个地方过夜,却在这里对我们指手划脚,你不该待在这里,这里都是高贵的人。你是喝醉了,还是发疯了?瞧你战胜了伊洛斯高兴的那副样子!你还是小心点,别让一个有力气的人把你打得口吐鲜血,然后被他拖出去。”梅兰托是由珀涅罗珀亲手抚养长大的,如同她的亲生女儿一般,现在却已成了求婚人欧律玛科斯的情妇。

  澳阏馕蕹艿男∧腹罚”奥德修斯怒气冲冲地说,“我将把你说的这些话告诉忒勒玛科斯,他将严厉处罚你。”女佣们听了都畏惧地退了下去。奥德修斯坐在火盆边煽火,心里想着报仇的计划。雅典娜鼓动求婚人继续嘲讽他。欧律玛科斯对他的同伴们说:“这个人也许是神衹给我们送来照明的火炬。你们瞧他的头顶光秃秃的,连一根头发也没有,不是像火炬一样明亮吗?”他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他又转过身对奥德修斯说:“听着,伙计!给我当仆人怎么样?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挨饿了。

  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宁愿行乞也不愿干活。”

  芭仿陕昕扑梗”奥德修斯以坚定的声音回答说,“但愿现在是春天,我可以和你下地,比赛割草。那样就能看出谁更能吃苦耐劳了!也许你更愿在战争中和我比试比试,看看我是怎样一个人。那样你就不敢再嘲笑我了。你以为你是高大而强壮的人,这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强手的缘故。等着吧,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回来了,你会尝到厉害的。”

  欧律玛科斯勃然大怒。“混蛋,”他大声叫道,“我现在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他抓起一张矮凳朝奥德修斯掷了过去。奥德修斯弯腰躲过,结果矮凳从他的头顶飞过,砸在后面端酒侍者的手上,酒壶丁当一声掉在地上。

  求婚人都责骂这个外乡人破坏了他们的欢乐情绪。最后,忒勒玛科斯有礼却又坚定地要求他们回去休息。这对安菲诺摩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有理。朋友们,让我们斟满金杯,举行灌礼,然后各自回去就寝。”

  现在大厅里只剩下奥德修斯和他的儿子。“让我们赶快把这些武器藏起来,”父亲对儿子说。忒勒玛科斯叫来他的乳妈欧律克勒阿,吩咐她:“老人家,让女仆们都待在里面不要出来,直到我把这些武器搬走为止。”

  昂玫模我的孩子,”欧律克勒阿回答说。

  父子两人立刻把头盔、盾牌和长矛扛进库房里。“现在你去就寝。”奥德修斯对儿子说,“我在外面稍待一会,试探一下你的母亲和女仆们。”

  忒勒玛科斯离开了。这时珀涅罗珀来到大厅里,她美丽娇艳,光彩夺人,如同阿耳忒弥斯和阿佛洛狄忒一样。她端过一张镶着白银和象牙的椅子,放在火炉边,坐了下来。女仆们在桌上摆上面包和酒杯。珀涅罗珀对奥德修斯说:“外乡人,首先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的身世。”

  巴鹾螅”奥德修斯回答说,“你什么都可以问我,只是不要问起我的身世和我的家乡。我这一生遭受的苦难够多了,所以不想回忆往昔。”

  珀涅罗珀接着说:“外乡人,自从我的丈夫外出后,我一直茹苦含辛,你也亲眼看到那些求婚人,如何纠缠我。我已经用计回避他们三年了,可现在却不行了,我已经无法可想了。”接着,她把怎样设计织锦,后来女仆们怎样泄漏秘密等告诉了他。“现在,我再也无法推诿了。”她最后说,“我的父母催逼我,我的儿子也生了气,因为求婚人在挥霍他该继承的家财。你可以想象我的处境了。所以,你不用再对我隐瞒你的家世了。你毕竟不会是树木和山岩所生的儿子吧!”

  凹热荒阋我说,”奥德修斯回答道,“那我就告诉你吧。”于是,他把那个关于克里特的老故事说了一遍。他说得那么逼真,珀涅罗珀听了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奥德修斯虽然很同情她,但仍然抑制住内心的情感。

  巴庀缛耍我想考你一下,”珀涅罗珀说,“看看你是否真的在家里款待过我的丈夫。请告诉我,他当时穿什么衣服,他的样子怎样,有谁和他在一起?”

  耙蛭时间太久,已经很难记得清了。”奥德修斯回答说,“大英雄在我们克里特岛登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好像记得他穿一件紫金色的羊毛披风,上面一副金扣,绣着的图案是一只猎犬,前脚抓住一只正在挣扎的野兽。外套的里面则是一件细白葛布的紧身衣。他的随从是个名叫欧律巴特斯的使者,黝黑的脸膛,鬈头发。

  王后听了又淌下眼泪,因为这一切都跟发生的情况相吻合。奥德修斯为了安慰她,又给她讲了一个半真实半虚构的故事,他讲到在特里纳喀亚岛登陆,在淮阿喀亚人的国家里的生活。装作乞丐的奥德修斯说这一切都是从忒斯普洛托斯人的国王那里听来的,在奥德修斯前往多多那祈求神谕前,这国王曾在宫里招待过他,他还在那里留下了一大宗财物。乞丐甚至说他亲眼看到过那宗财产,并深信奥德修斯不久会回到故乡。珀涅罗珀仍不能相信他的话。“我有一种感觉,”她低着头说,“你所说的这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说完,她吩咐女仆们给外乡人铺床洗脚,让他安寝。但奥德修斯不愿接受这些不忠的女仆们侍候,他只想要一个草垫子。“王后,如果你有一个忠心的老女仆,”他说,“像我一样经历过许多苦难,那就让她给我洗脚吧。”

  袄窗。欧律克勒阿,”珀涅罗珀呼唤她的老女仆,“是你亲自把奥德修斯养大的。现在你去给这外乡人洗脚吧,他的年龄大概和你的主人一样大。”

  昂玫摹!迸仿煽死瞻⒖醋牌蜇ぃ又说,“瞧这双手,这双脚,就像奥德修斯的一样。一个人在不幸之中总是容易衰老的!”她说到这里禁不住流下泪来。当她准备为他洗脚时,又仔细端量着面前的乞丐说:“有许多外乡人到过这里,可是没有一个人如你这样和奥德修斯相像的,你的身段、两脚和说话的声音跟我的主人奥德修斯的一样。”

  笆前。见过我们两人的人都这样说。”奥德修斯随意回答了一句。他看到老人舀来温水时,便连忙避开亮光,因为他不想让她看到右膝上的一块深深的疤痕,那是年轻时他围猎野猪,被野猪獠牙咬伤后留下的。他担心被老人看到认出他来。可是他虽然避开亮光,但老女仆还是用双手摸出来了。她惊喜得不禁放开手,他的脚落到水盆里,溅起的水洒到地上。“奥德修斯,我的孩子,这是你啊。”她喊道,“我用手摸到你的伤疤了。”奥德修斯急忙伸出右手捂住老人的嘴巴,又用左手将她拉到身旁,小声地对她说:“老人家,你想毁了我吗?你说得不错,可是现在还不能说出真话,决不能让宫中的任何女仆知道这件事!如果你不守口如瓶,你也会惨遭不幸的。”“你说什么呀,孩子?”女管家平静地回答说,“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但其他的女仆,你千万要提防啊!”

  奥德修斯洗过双脚,抹了香膏后,珀涅罗珀又跟他谈起来。她并不知道刚才的事,因为女神让她专注地想着心事。“善良的外乡人,”她说,“看来你是一个聪明的人,请你给我圆一个梦吧。我在宫中养了二十只鹅,我喜欢看它们如何吞食用水拌和的小麦。最近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山上飞来一只雄鹰,这只鹰咬断了二十只鹅的脖子。它们都死了,躺在院子里,雄鹰却飞到空中。我开始大声地哭起来,但梦还在继续。我看见来了一群妇女。她们安慰我,劝我不要烦恼。突然,那只雄鹰又飞回来了,停在墙旁的窗台上,用人的声音对我说:‘别烦恼,伊卡里俄斯的女儿,这是一种预兆,不是一个梦。求婚人就是这群鹅,而我这只鹰就是奥德修斯。我回来结果了他们。’听到这话,我突然醒了,立刻出去看我的鹅群。我看见它们都在院子里争食。”

  巴鹾笥矗”乔装的乞丐回答说,“奥德修斯在你梦中的预言一定会实现。你的梦中幻景没有别的解释。他一定会回来的,求婚人没有一个能活命。”

  珀涅罗珀叹息着说:“梦如同浮光掠影,而明天就是一个可怕的日子,我要决定嫁给谁了。我将为求婚人举行一场比赛。以前我的丈夫喜欢把十二把斧子依次排列,然后他从很远的地方一箭射去,穿过十二把斧子的小孔。现在我决定:求婚人中谁能用奥德修斯的硬弓一箭穿过斧孔,我就嫁给谁。”“尊敬的王后,就这么办吧,”奥德修斯说,“明天一定要举行射箭比赛!因为还没等到那些人张弓搭箭,一箭穿过十二把斧头的小孔,奥德修斯就回来了。”

    更多+希腊神话故事